默認冷灰
24號文字
方正啟體

第八十章 永東獻計

作者:偽戒字數:2547更新時間:2019-11-04 00:02:06
    袁華聞聲有些不可置信的問道:“比我們能便宜這么多?”

    “是啊,足足一倍多?!倍d頭也是恨的牙根直癢:“我都不知道老馬這個傻B是怎么想的,你就是想競爭,那也標個差不多的價???你這么搞,那不把市場搞完了嗎?而且我就納悶了,他們的渠道到底在哪兒啊,怎么就好像跟不花錢進的似的?!”

    袁華再次低頭看了一眼報表后,略顯焦躁的在室內來回走了幾步,這才說道:“通知負責放藥的幾個頭,馬上來我這兒開會?!?br/>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下午兩點多,十幾個在路面上負責放藥的大佬,全部到場進了會議室,而這其中就有那個跟馬老二發生矛盾的永東。

    會議桌首座,袁華抽著煙,瞇眼看著眾人說道:“銷售少了三成,你們給我說說解決辦法吧?!?i>破宙之行無彈窗

    話音落,室內出現了短暫的沉默,隨后一個歲數較小的青年,插手率先說道:“我得到一個消息,聽說他們那邊的供貨渠道,給老馬這邊明確了銷售指標,每個月要賣夠超過二十五萬的貨兒,才能以更低的價格進貨。所以現在馬家的放藥仔都跟瘋了似的,瘋狂積累業績……因為進貨的價格低了,他們的提成才能高?!?br/>
    “凈他媽扯淡,每個月二十五萬的貨,老馬這是想要把黑街半個區的市場都拿去???!”另外一個面相粗獷的漢子,棱著眼珠子罵道:“市場要是這么被他們沖擊,那我看下個月咱就不是跌三成銷售的事兒了。那直接就得黃攤子,關門了?!?br/>
    “不然咱們也跟他們打價格戰就完了唄,”又有一人插話:“我們也降價?!?br/>
    袁華聞聲立馬否決:“降價賣東西,是傻子才選擇干的事兒。咱都不說這種競爭會影響市場環境,就說客戶那邊接受不接受吧。打個比方,人家以前花兩塊錢在你這兒買藥,你現在突然降到一塊,那老客戶會怎么想?他們會恨死你的,覺得以前你坑了人家的血汗錢……所以,你的價格哪怕變成跟馬家那邊一樣,人家也會去對面買,不跟你做生意。那我們怎么辦,降的比馬家還低嗎?”荒野求生指南無彈窗

    眾人聞聲無言。

    “那能不能想個辦法,通過官方繼續搞馬家那邊呢?”禿頭提出建議。

    “不好搞?!蹦贻p的青年搖頭回應道:“馬家上回被整的很慘,他們已經有警覺性了,現在根本就不在土渣街內放貨。以前的店面也全關了,只私下聯系各自的藥頭,層層往下發分配額。而且每次的交易地點都不一樣,交易數額也不大,就踏馬專門踩著法律杠往外賣,你就是抓住了,最多也就判個一年半載的……?!?br/>
    眾人聽到這話,臉色都不好看,室內再次陷入沉默。

    五六分過去,袁華正要再次沖眾人問話時,一直沒吭聲的永東卻突然率先開口:“老袁,我就問你一個事兒?!?br/>
    袁華一愣:“你說?!?i>冰魂王座最新章節

    “你先告訴我,在這件事兒上,你對待馬家的態度,是想強硬著來,還是想暫時忍受他們沖擊市場?”永東皺眉問道。

    眾人一聽這話,頓時炸窩了。

    “那還用說嗎,肯定是要反擊??!”

    “對啊,你問的不是廢話嗎?如果任由他們繼續沖擊市場,那我們就涼了啊,還怎么掙錢???下面的放藥仔也不可能跟著你干了?!?br/>
    “必須研究個辦法弄他們,黑街就這么大,他們一個月要二十五萬的銷售額,那我們的盤子就肯定萎縮了?!?br/>
    “……!”

    都沒用袁華說話,下面這些藥頭,大佬就已經紛紛表態了。因為這事兒關乎到他們的絕對利益,他們在看見報表上的敗績數字時,就已經徹底紅眼了。妖妃重生:王爺,請下榻最新章節

    袁華沉吟半晌,立即皺眉催促道:“你有話就別賣關子,快點說?!?br/>
    “我有一個辦法,能讓馬家一下就出局?!庇罇|笑著說了一句。

    眾人聞聲驚愕。

    “那你快點說?!倍d頭催促著。

    永東思考一下,站起身說道:“這個辦法,我必須單獨跟老袁談?!?br/>
    袁華聞聲一怔。

    十分鐘后。

    袁華讓眾人稍事休息,而自己則是和永東回了辦公室,倆人關上門之后,輕聲交談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你說吧,咋弄?”

    “可以這樣干……?!庇罇|低著頭,就沖著袁華竊竊私語了起來。都市之妖孽主宰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晚上八點多鐘。

    松江北某生活區的街道上,秦禹穿著厚厚的軍大衣,坐在副駕駛上,沖著老貓問道:“馬老二天天找你出去嘚瑟???”

    “馬老二是個好人?!崩县埡敛华q豫的吹捧道:“自從我認識他之后,基本每天晚上都忙的穿不上褲子?!?br/>
    秦禹聞聲無語:“我真是服了你了,你說咱都是男的,有一些需要,我也能理解,可像你這么饑渴的……我是真沒見過幾個啊。天天晚上都來,你受得了嗎?”

    “你說我也納悶了,天天就這么玩,我不但不累……反而還越來越興奮?!崩县埾铝鳠o恥的回應道:“你看,跟你嘮嘮嗑我都有反應了,你說奇怪不奇怪?!?br/>鬼里
    秦禹懵B半天后:“你是爺爺,我服了?!?br/>
    “我也想克制,可實力真的不允許啊?!?br/>
    “你別跟我扯沒用的?!鼻赜砘仡^罵道:“你狗日的有點節制,別天天老去找馬老二。他剛負責藥線的事兒,哪兒哪兒都得照顧到了,你倆別因為玩把正事兒耽誤了?!?br/>
    “那不能吧?你看我雖然玩,可絕對不影響正事兒啊,這該跟你出勤,不還是按時來了嗎?”老貓很認真的回應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所有人都跟你一樣的,有人玩起來就收不住?!鼻赜磔p聲回應道:“反正你盡量控制一下吧?!?br/>
    “行,我知道了?!崩县堻c頭。

    “你在盯著點,我下去撒個尿?!鼻赜砣酉乱痪?,伸手就推開了車門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,只有月光照射著的路面上,一個梳著小辮的男子,正好從秦禹前方上了車,并且坐在車內還喊了一聲:“回見昂!”

    秦禹站在車外一愣,眼神有點驚愕。

    馬達聲音震顫,道路對面的汽車離去。

    “咋了?”老貓見秦禹沒走,就坐在車內問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媽的,那個人怎么那么眼熟?”秦禹嘀咕著回應道。

    “誰???”

    “……有點像抓康哥的那幾個雷子?!鼻赜碜屑毣貞浟税胩?,才轉身回應道。
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
七乐彩走势图综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