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認冷灰
24號文字
方正啟體

第三零八章 禹少的布局

作者:偽戒字數:2473更新時間:2020-01-06 20:05:42
    車外。

    秦禹瞪著眼珠子喊道:“我靠,怎么會是魏智?”

    沒錯,車內被亂槍打死的青年,正是徐洋手下的頭馬,十幾年的兄弟魏智。而他在不到半小時之前,還給秦禹打電話通風報信過。

    “啥情況???”老貓同樣驚愕的看著魏智,雙眼充斥著費解的說道:“徐洋到底是什么情況,對面為啥會干死魏智?!”

    “我在來的路上,魏智給我打過電話,通知我裴德勇今晚可能會來滅口?!鼻赜硌柿丝谕倌f道:“或許……徐洋真的是想跟我們合作,他是真想反?!?br/>
    “那……那這怎么交代???”老貓攤手問道。

    秦禹回過神來,立馬沖著其他警員喊道:“保護現場,馬上通知法醫,技術部門的人員過來踩場,詳細留底?!?i>重生之文娛全球最新章節

    “明白?!迸赃叺木瘑T點頭。

    “這下……真是要風起云涌了?!鼻赜砜粗褐堑氖w,出言感嘆了一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大約一個小時后。

    黑街警司外圍的街道上,秦禹,老貓,馬老二,朱偉四人坐在一塊,輕聲交談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這事兒我真的是看不懂了?!瘪R老二十分費解的沖秦禹說道:“你之前不十分肯定的說過,徐洋肯定是假意造反,想要跟裴德勇聯手擺我們一道嗎?可現在為什么魏智被對面的自己人打死了?”

    秦禹吸著電子煙,低頭解釋道:“咱們捋一捋這個事兒哈?!?br/>
    “你說?!崩县堻c頭。

    “首先,徐洋之前說他要從裴德勇那里退出來,并且還能配合我們捅對方一刀,這我是不信的?!鼻赜碓捳Z詳盡的解釋道:“為什么呢?因為我們目前剛占據一些優勢,還沒等繼續往下出招,徐洋就主動找上門來了,不但答應要加入我們,而且還同意幫我們去整死裴德勇。這種事兒……有點太理想了,太順了,你們明白嗎?”戰意凜然無彈窗

    “我懂?!崩县堻c頭。

    “我這人有個毛病,習慣越在優勢的時候越謹慎?!鼻赜淼吐曊f道:“所以,我決定要試一試徐洋,看他是真造反,還是假造反。當天從那個洗浴回來之后,我就跟馬老二敲定了細節,讓他在地面上找了金手指,把兩個之前在黑街販槍的槍販子,從區外調了回來,然后立馬摁在了黑旅館內。并且故作疑兵的申請了隔離審訊,故意讓裴德勇和袁克那邊慌起來?!?br/>
    “你繼續說?!敝靷ブ爸恢狼赜碛媱澋囊徊糠?,所以此刻心里也有一些疑惑。

    “我拖了兩三天后,就去主動找了徐洋,故意告知他,我在旅所內抓的人,是之前運送那個八個孩子的司機?!鼻赜聿迨掷^續說道:“為了能以假亂真,我又搬出了趙寶和唐元,聲稱是他們給我留下了一些線索,所以我才能繼續跟這個案子?!?i>全民修煉時代

    “說服力還是不夠,徐洋不會就這么信了,因為都是你在說,沒有鐵證?!崩县埑鲅圆辶艘痪?。

    “對?!鼻赜睃c頭回應:“所以,我又亮出了一步,原本不是為這事兒準備的棋?!?br/>
    “是我抓的那個賣藥馬仔?!瘪R老二接著秦禹的話解釋道:“他早都在我手里了,并且跟公司內的人撒謊,說自己母親去世了,回長吉了?!?br/>
    “有了這個馬仔,我就可以跟徐洋說,是他把那倆司機調回松江的,因為他們之前都是一塊販人的,彼此私下有聯系,那太正常了?!鼻赜聿逯?,目光明亮的解釋道:“而徐洋得到我的這個消息,就一定會去印證,這個馬仔消失的情況,是否和我說的一致?!?br/>
    “我明白了?!崩县埪牭竭@里,終于恍然大悟:“馬仔消失的時間,是在徐洋說自己要叛變之前,所以他只要印證了這個事兒,那就不會懷疑你在騙他?!?i>明末龍魂無彈窗

    “對?!鼻赜睃c頭:“做完這些事兒后,我就等著裴德勇來派人滅口。因為他如果不知道我抓的是誰,那可能不會冒險,但他要知道,我手里握著的是那倆在逃司機,并且可以配合趙寶給我的證據,那他明知是套,也必須冒險把后患清理了?!?br/>
    “我明白了?!敝靷c頭。

    “當時的情況只有兩種:第一,裴德勇的人如果來滅口了,那就說明徐洋一定是假意造反,跟我們接觸,只是為了下套;第二,裴德勇的人要是沒來滅口,那就說明,徐洋是真的想撤了,真的想跟我們在一塊玩玩?!鼻赜聿逯郑骸八?,不管哪種情況發生,那我們都沒有損失??晌摇f萬沒想到,魏智今天會死了?!?br/>
    眾人聽到這話,心里已經大概猜出來,秦禹接下來想說什么。人象最新章節

    “老二,魏智跟徐洋的關系到底是怎么樣的?”秦禹突然抬頭問道:“你有過了解嗎?”

    馬老二斟酌半晌后,一針見血的回應道:“徐洋跟魏智的關系,就像你和我?!?br/>
    老貓和朱偉一聽這話,全部陷入沉思。

    “你敢肯定,他倆是這種關系嗎?”秦禹又問。

    “我敢一萬分的肯定,他倆就是這種關系!”馬老二毫不猶豫的回應道:“徐洋在裴德勇公司的位置,有五分是魏智幫他打出來的,而作為回報,徐洋把自己管轄的賭檔,直接分給了魏智一半。你說這年頭,如果沒有足夠的信任,那誰會這么干?”

    秦禹聽完,再次吸了口煙后問道:“老貓,對方進場的汽車,你注意到了嗎?”

    “當時為了不讓對方驚,我就沒去碰那個汽車,因為離的太遠?!崩县堓p聲回應道:“但我記得它的大體特征!”

    “你說!”

    “是一輛灰色面包?!崩县堊屑毣貞浺幌聭溃骸芭普仗柺撬山?,尾數兩個7!”

    秦禹一聽這話,扭頭看向窗外說道:“殺魏智的人,我看到了,他們走的時候,坐的就是這臺車?!?br/>
    眾人楞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魏智是裴德勇的人殺的,這一點沒跑了?!鼻赜砻碱^輕皺的說道:“而如果魏智和徐洋是這種鐵打的關系,那也就是說,徐洋和裴德勇并沒有合謀,他是真的想反,而我則是多想了?!?br/>
    “可這也不對啊,徐洋如果是真的想加入咱們,那裴德勇是怎么得到兩個司機被抓的消息,并且還能讓人過來滅口的?”老貓皺眉問道。

    秦禹吸了口煙:“也許……警司內有裴德勇的鬼。除了我們四個,誰都有可能?!?
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
七乐彩走势图综合